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裙臣天下_ 中原篇 第九章原来是位小帝姬-

时间:2021-04-07 15:3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佛系梅子小说裙臣天下 中原篇 第九章原来是位小帝姬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作为景明会馆的小少主,沧州城赫赫有名的馆主商人的掌上明珠,洛云婴从小到大从没有受过一丝气。

    她虽然爱闯祸总是把会馆上下搅和个不停,但洛清鹤以最大的耐心和宽容对她。

    虽没有母亲的陪伴,但洛清鹤从未给过其他的缺少。从一点点起就给她安排了玩伴兼婢女的喜儿,两人亲如姐妹,无话不说。

    除了喜儿这个好姐妹外,作为小侯爷的黎辰变成了她青梅竹马的对象。两人不打不相识,后来更是成了好朋友。

    可气的是,如今她明明是为了跟他分享、邀请他一起听曲学琴,却遭到了他的冷嘲热讽,越想心中越发生气。

    情到不能自已时,竟还推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小姐息怒,万万不能耍小孩子脾气。”

    喜儿看着这番景象诚惶诚恐,黎辰贵为小侯爷,掌上虽没有任何权利,但身份摆在那里,很是金贵。

    作为平民,洛云婴做出那种动作,实在是冲撞了他,急忙向黎辰道歉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,我家小姐放纵惯了。您千万不要计较。”

    黎辰倒也不在意,还咧开了嘴巴笑,没想到个子一点点,力气还不小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褶皱的衣服,弯下身子打探着洛云婴,小脸还是气鼓鼓的。

    果然女孩子都是要哄的,谁让自己说错了话呢。

    “宁宁妹妹,你不要生气了。我开玩笑的,我也会弹琴,不如我为你演奏一曲?”

    洛云婴傲娇也不理他,绕过了黎辰的身子,先是慢慢悠悠走了两步,随后便大步小步的往琴房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黎辰也绽开了笑颜,他知道洛云婴的气消了,而且迫不及待的等着自己为她小奏一曲。

    黎辰双腿交叠坐在竹榻上,手足无措的看着面前长三尺六寸五的七弦古琴,一时之间不知从何处下手。

    满脸尴尬的看着洛云婴用炽而热期待的眼神盯着自己的手,而他吞咽了口口水尝试着拨动了一根弦。

    瞬而一声沉闷钝声响起,无比难听。

    洛云婴满脸讶异的看着黎辰,随后换了脸色,他指定是跟自己开玩笑呢。

    “许久不奏琴了,竟还有些手生。”

    黎辰尴尬的笑了笑,替自己维护颜面说。

    心里却十分懊悔,自己明明不通一点琴艺,却为了哄她开心吹起了这样的牛,现在弄的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洛云婴满脸期待,黎辰满脸尴尬,他也没能自己一个武力盖世、精通天文地理通晓古今的小侯爷竟然能被一把古琴难倒。

    一双手想要再试试,但又怕琴会发出刚才那般难听的声音,吓到她不好,让她小看了自己更不好,索性迟迟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人的耐心总归是有限的,洛云婴半晌看着他不再动弹,一开始以为他要发力,大半天只等来了他的一声咳嗽。

    “黎辰,你到底…”

    会不会啊?

    洛云婴蹲坐些有些累,心中也觉得无趣,起身转到了黎辰身旁,带着疑惑看着他。

    黎辰被她盯得心虚又发毛,若是她知道自己只是单纯的哄她,会不会又要生气了。

    犹豫之间,喜儿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景公子,我家小姐已在琴房多时,里边请。”

    伴着声声脚步,黎辰向门外看去,一位一身白衣的年轻男子,身后背一把梧桐古琴,衣袂飘飘彷若谪仙,他就是坊间传闻有名的琴师——容景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来啦!”

    听闻容景过来,洛云婴立马贴上去施礼问好,这可不像平日里打打闹闹、无法无天的小少主。

    喜儿知道,自洛云婴见到容景第一眼时便被他的琴艺折服,一边心生仰慕与尊敬,一边对他生出好奇,好奇他面具之下的容颜,总归不能是个丑男人吧。

    容景背着古琴先迈了一只脚,接着就看到琴房之内的黎辰,脚步稍微一怔,便踏进房间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。”

    黎辰起身拘礼,注意力全被容景牵引着的,洛云婴推开了黎辰到一旁,主动坐在了容景的对面。

    黎辰太过于不靠谱,等他了半天也没听他半首曲子,指定是糊弄自己呢。

    还是容景好,沉稳大气,琴艺高超,不知道比某人强了千百倍。

    戴着银白面具的容景将古琴横在膝上,调了调音便开始弹奏。

    复杂而无聊的理论知识左耳出右耳冒,一向不喜欢读书的洛云婴愣是听困了,双手撑着下巴,眼睛半睁半闭,嘴巴微张快要流出口水来。

    黎辰倒是听的认真,希望能从中学到些东西,好让自己在下次的炫技中不再那么尴尬。

    随着讲说的持续,琴房内渐渐响起了鼾声,容景无语吸了一口气,漆黑的瞳孔透过银色面具看着眼前睡的正香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才多大的时间就睡着了?兴许是玩闹一天太累了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容景便没有继续讲说。

    起身看向喜儿交代了几句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谁知,黎辰听的正上头,哪能让容景这么早就离开。随后便起身拽住了他的胳膊挽留道。

    “景公子这么着急就要走了?我还没听够呢。”

    洁白衣袍上没有一丝尘土,仿佛世间污秽尘埃不敢去主动沾染他。

    从冷漠似冰的眼神中黎辰就可以看出容景对自己很是疏离,即使嘴上充满尊敬,但骨子里确实高傲。

    这种人他倒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“在下只不过是一介草民,能赢的小侯爷的赏识实属三生荣幸。

    不过,在下是馆主的门客,只是前来授课于小少主的。既然她已经累了,我便不再叨扰。也请小侯爷谅解。”

    黎辰哈哈一笑便放开了他的胳膊,看着容景背着古琴离开了琴房。

    随后目光开始深邃起来,心中细细琢磨。

    凭着感觉,容景应该比自己年长三五岁,身材也比自己更为魁梧高大一些。

    本以为弹琴赋歌的都应该是些白面书生文人雅秀,但当黎辰触摸到他时能感受到气运浑厚的内力,远远要比练武多年的他还要深厚,私心觉得容景并不是多么简单的人物。

    黎辰回神想起了睡着的洛云婴,自顾自的抱起了柔软无骨的她,毫不在乎喜儿在一边嘟囔:‘小侯爷,你快放小姐下来。这不合礼数啊!’、‘男女授受不亲,千万不能让绣姑看到哇’。

    无论喜儿怎么在一旁唠叨,黎辰还是硬生生将洛云婴抱回了她小苑的闺房,并为她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走了一路,喜儿也说了一路,他的耳朵简直要磨出茧子来了。

    “喜儿,我真的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。你放心,你家小姐早晚都是要做侯夫人的。所以你就别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只是开玩笑,没想到喜儿真的当了真,满脸竟是惶恐,下意识的挡在了睡榻前,隔开了两人。

    黎辰看透不说透,随即笑了笑无奈摇头便出了门,主仆二人还真是情深义重啊。

    喜儿深呼了口气,自己刚才真是勇敢,竟然敢挡在小侯爷面前,违抗他的命令。若有下次,她绝对是不敢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睡着的洛云婴,小脸红扑扑粉嫩滑腻,胸口微微起伏,呼吸平稳,嘴角还扯着一股笑意,兴许是做了什么好梦吧。

    闺房小门一关,房间内也暗了下来,唯有一束温柔的月光从窗户映在案几上,凭添了几分温柔。

    熟睡的洛云婴嘴里嘤咛,翻转了个身子,继续深睡入梦。

    会馆二楼贵宾房内,洛清鹤与福郡王进行了一番商讨,在黎辰进去之前便完成了此次对话。

    “今日有福郡王加持驻守,这沧州城一定会更加安全、繁荣兴旺。”

    “此番之行还望馆主珍重,令爱便托付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帝都表面平静如水,实则暗潮汹涌。

    朝堂之上分帮结派,有心人早就对这帝位虎视眈眈,试图佣兵夺权篡位。

    若不是女帝手握重权,恐怕早就有人反了这天。”

    “长公主天资聪敏、智勇双全,但身体欠恙久病不起,药石难医。世子殿下身体文弱,虽有鸿鹄之志却无法施展。斟酌之下,小帝姬应是最佳人选,只不过,本王猜不透女帝的心思,为何迟迟不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听闻福郡王如此说,洛清鹤也叹了口气,眼神黯淡下来,一双眼睛突然变得深沉,语气中带着些犹豫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彼此心知肚明,十三年前的封君大典上,女帝修羽蓁出尔反尔纳了南疆蛊王的胞弟邬淙为凤君。

    大婚当日竟把洛清鹤安置到了清苑,堂堂一国大祭司下嫁女帝竟被羞辱,洛清鹤怎么想都气不过。

    封君大殿当晚,洛清鹤为了隐人耳目,一把火烧了清苑,带着不满一岁的小云婴离开了帝都,就此到了沧州城。

    一封断绝书留下,从此再无瓜葛。

    洛清鹤带着小女儿委身在了沧州城,一夜之前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祭司成为了一介平民,开始了他的从商之旅。

    但强者永远是强者,他找到了同样被贬谪到沧州城的福郡王,借助他的照顾与支持,在这里立下脚跟,成为了沧州城赫赫有名的商人,景明会馆馆主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永远不会在与帝都、与女帝修羽蓁有任何瓜葛联系。但却在前不久收到宫中内信,要变天了。

    女帝膝下“无人”,迟迟没有心仪人选,一双眼睛开始对小女儿洛云婴动起了心思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