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乱入南宋_ 0078章 女人都是善变的-

时间:2021-04-01 14:5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冷氏子兴小说乱入南宋 0078章 女人都是善变的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全能修炼至尊 

    永州至临安,若按陆路行程,这十万斤味精,靠人扛马拉,猴年马月才能到临安。大宋的商贸兴盛,与水路畅通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自永州境内北上,抵江陵,不出两日。李伯言从有经验的船工口中得知,若是畅通无阻,三至五日便可到镇江,再依运河南下,不出两日可抵临安。

    正值秋收后,沿途漕运之船往来,将萧条之气掩盖一空。李伯言的三艘千料大船,也是格外引人注目,这次装载的,不仅十万斤味精,直接是将李家庄子上所有的味精储备掏了个干干净净,以如今李家庄子上的生产力来讲,光秋收收购的粮食,就可以生产二十万斤。三艘大船,足足装了二十五万斤的味精,统统卖出去,那就是两万五千贯的大钱。

    如今李伯言已经没有了可以流动的资金,要想在临安立足,这两万五千贯便是原始的资金。

    船行至江陵,暂且停靠半日。李伯言等人下船,驱车往江陵城中而去。李伯言之所以要在江陵停留半日,就是想来看看,这个南临长江,北依汉水,西控巴蜀,南通湘粤,古称“七省通衢”的江陵,发展如何了。

    仇巾眉也跟着来了,坐了两日的船,脸颊变得苍白,估计是晕船所致,如今踏上陆路,脸色才逐渐好转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有冰山姐你怕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再叫我冰山姐,我就割了你的舌头!”仇巾眉气息不稳地说道。

    李伯言笑而不语,探去帘子说道:“七斤,慢些点。”

    车子平稳不少,仇巾眉脸上的凝重才散去,“去临安,为何还要在江陵待半日?”

    “老康要采办货物,船头要查验船是否有问题,你以为呢,去趟临安,就一门心思往临安赶?饭得一口一口吃,船呢,得一趟一趟走。”

    李伯言不决定在江陵过夜,已经是很赶趟了。

    如今秋高气爽,趁着这几日晴好,把这些味精运至苏杭,免得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陵府地处东南要镇,一进城,李伯言便感受到,此地的繁华,与永州不可同日而语。客商云集,车水马龙,各式各样的商贩叫卖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江陵的发展,比李伯言想想之中都要兴盛不少。看过张择端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江陵如今的面貌,比之更加繁盛。河道码头,小船停泊无数,脚夫搬货运货,倒是都是“让让”、“借道”等等。

    一些负责漕运的官员,正在将收缴的粮草,运载上船,由小船载着,运往城外的大官船上。如今大宋的漕运,依旧延续北宋之法,官运为主,商运仅仅占了小头。这不仅仅是因为商贸的问题,更重要的是官船调度迅速,而商船,则是相对缓慢一些。每年百万石的粮草,靠民运,运到粮草烂了都运不完。

    平日里“不食烟火”的仇巾眉,都好几次频频顿足,站在摊子前左挑右选。当然,李伯言眼中,仇巾眉所谓的挑,便是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想要哄好女人,古今都一样,那就是买买买。

    只要仇巾眉多看两眼的,李伯言都不吝啬地买下,放在边上侍女的篮子里,也不说话,就这样彼此默契地走着。

    平日里冷面示人的冰山姐,嘴角居然也有了笑意。李伯言这叫一个气啊,你笑就笑吧,一点表示都没有,就像老子欠你似的。

    “又看中了?”李伯言凑近,见到仇巾眉盯着那橙色的镯子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商贩上下一打量,便知身前两人不是一般人,便笑道:“姑娘好眼力,这个镯子,此等色泽,世间罕见,再看这当中的细纹,乃天然偶成。”

    李伯言冷笑一声,就你小嘴会叭叭,“什么破镯子,这那是玉料,分明就是白钨矿,别说带身上,怕是戴不长久,这镯子就自己裂开了。”

    小贩脸上笑容僵硬了,“公子是行家啊,诶,有眼无珠,有眼无珠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李伯言说的白钨矿是何物,但是这镯子确确实实戴不长久,要不是看它色泽不错,谁会那个劣质的料子唬人。

    “这矿石你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小贩讪讪一笑,道:“小的郴州人氏,这矿石乃是小的从家中带来,公子行个好,放过小的。”

    “郴州么?”李伯言点了点头,便离去了。

    钨矿啊!

    在这个冷兵器时代,兵器会生锈,如果掺入钨,铁质的兵器将会大大加强耐磨耐腐蚀性,这样的利器,李伯言自然得好好研究研究,不过如今不是时候,郴州的钨矿,李伯言必然会去一趟。

    仇巾眉见到李伯言眉飞色舞的样子,便问道:“你又发现了什么商机?”

    商机一词,仇巾眉在李伯言口中听到过不下百次,自然也活学活用了。

    “你猜啊。”李伯言哈哈一笑,便不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仇巾眉冷哼一声,将头侧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说说郝大通呗。”

    仇巾眉依旧没好脸相待,“与你何关?”

    “大仇得报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。况且郝大通那个鳖孙,也坑过我钱,说出来,让我也痛快痛快。”李伯言倒不是想乐呵乐呵,而是这桩事情若是憋在仇巾眉心里,指不定在杀人现场会露出什么马脚来。

    “算是他们三兄弟命该如此。那日我跟他们出了城,行至小庄上,三人借宿与一农户之家,酒醉之后,欲行禽兽之事,我便不费吹灰之力,将三人手刃。”

    “小庄之上的人,看到你的模样不曾?在何处杀的人?”

    仇巾眉道:“三人被我打晕,拖出村子,坑杀在乱石山岗。”

    李伯言又问道:“三个人,你如何拖得动?”

    “马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人看见?庄上是否有犬吠?”

    仇巾眉皱眉,“你烦不烦?”

    “白痴!这是在帮你!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仇巾眉淡淡说道,“再说,我需要你帮?还有,白吃?你李伯言家财万贯,还在斤斤计较几个月的伙食住宿?我真是看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听我解释,这白痴啊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。”仇巾眉转头便回。

    李伯言长叹一口气,我真是欠你的啊,喃喃自语道:“但愿这郝家三兄弟死有余辜吧。”

    古代的办案效率以及办案能力,李伯言觉着,按仇巾眉的描述,应该不会查到她身上来,这才罢休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