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遇之弥繁_ 第一百零二章 树上酒鬼-

时间:2021-02-22 23:4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苏合晓晓小说遇之弥繁 第一百零二章 树上酒鬼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斑驳的树影倒映在清澈见底的溪水之中,蜿蜿蜒蜒,鳞鳞波光摇摇晃晃,附近树上的水鸟叫声清脆,高大的榕树上茂盛蘩蕤。

    “啪!”瓷壶落地的破碎声在林中回响,刚凑近的几只小兔子兀地四处逃窜而走。

    林中小道上一抹墨色身影提着篮子缓缓而来,靠近了小溪,朝着一旁的榕树瞧去,眸底一尾亮鱼款款游过,转而走向了小溪。

    溪中红色的鱼儿一动也不动,男子微微弯腰,手下一狠便将红色鱼儿拽了出来,几粒沙子也随着鱼儿落了出来。男子拍了拍手,将手中似是金鱼一般的草除去了根,随手便放进了篮子中。拍了拍手,便将篮子放在这一旁不规则的平整石桌上,随即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时周遭唯有溪水潺潺之声,良久,又一坛酒壶被摔了下来,男子闻后微微皱眉,眼神再次朝着躺在树枝上的紫衣女子瞄去,微微谈了一口气,儒雅的声音说道:“不是近日未再用过那换颜药了吗?身体方有了起色,怎地又开始饮酒了?”

    树上的人并未回答,只是淡淡瞥了一眼树下的男子,倘若是两年前,她定然便惊慌失措地跑下树去行礼,但如今这世上任何的事又与她有何干系?她即便是因此而死又如何?

    “你这清酒竟比景都中赫赫有名的锦江春还香上几分,你这药谷可真是个宝贝,如今我竟还不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走便不走了,不说别的,这药谷大可保你一世安然。”男子将篮子中的草药一并摆在了桌上,眼底一片柔光,手中的动作也甚是温柔。

    女子倏然间起身斜坐在了树枝上,手中的小酒壶摇摇晃晃,“安然一世又能如何?前些天那死去的苏姨说我便是个天生的扫把星,凡是跟我接触过的人都不得善终。我仔细想了想也是,待我好的人最后竟都未有过好结果,就连处处维护于我的普通女子瑶丽也因我而死。”

    萧弥繁说着眸中又浮上了一抹水雾,凌迟之痛,怕是瑶丽这一辈子最痛苦之事,她最后含恨而死,恨的是将她亲手推入这种境地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扫把星?”男子转注地摘这草药,且将药根上的泥土轻轻拍去,声音和煦如风,“你若信这个自然就有这个,倘若你不信,那这种说法又从何处而来呢?凡事都讲究这情字,若不是那女子待你有情,又怎会轻易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说话倒真似我师父。”萧弥繁说着又灌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“哦?你竟还有师父?”男子面上一抹诧异,抬头看了一眼愣神的女子。自她醒来,已有四五日光景了,但每日都不见其人,听丫鬟说萧姑娘已将自己酒窖的酒喝点的差不多了,以前她倒也爱喝酒,但只是小酌几杯,这几日却甚是怪异,他问了肃尧和流玉也未说个什么。

    萧弥繁目光有些空洞,低声说道:“以前有,只是后来师父被人杀了,最亲的师兄也已被权利所驱使,不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权的确是蛊,倘若有朝一日被种植于心,那日日夜夜便汲取着那人的心,直到面目全非,倒比肃尧在和香楼的蛊毒还要真上几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大道理多!”萧弥繁讪笑道,眸底确是黯然无光。

    男子放下了手中的草药,移步到溪边洗了洗手,随便甩了甩,便朝着榕树枝跃去。三两步便到了萧弥繁所坐的地方,敛了袍子便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毕竟与你认识了两年之久,你的心思自然瞒不过我。弥繁,借酒浇愁愁更愁,你忧心定然与肃尧那日所说有关。自你醒时肃尧说了那日带你离开景都的事,你便是这副模样了,虽说你平日里极尽掩饰,但许多情绪依旧还会浮于表面。你与越蓉一般大小,我早已将你视为妹妹,有何事是不能说出口的?”

    萧弥繁嘴角扬起苦涩的笑,一双水波荡漾的星眸目不转睛地盯着男子,“谷主,弥繁一直想问问你,你屋中的那副画像可是夫人的?”

    说罢,谷主深邃俊朗的面上便冉冉升起一曾悲凉,一闪而过,但眸中却是裹上了一层划不来的浓雾。谷主并未回答,只是回望着弥繁。

    萧弥繁瞧在眼里,别过了眼,又举起酒壶猛然灌了几口,“谷主若是不方便就不必说了,任何人都有无法出口的事,倒不是我软弱,只是太过迷惑而已。”

    谷主依旧未答,只是闷声不响地夺过了弥繁手里的酒自己也喝了几口,眼底几抹怅然。

    良久,谷主才瞧着远处缓缓开了口,“想必你定然听说过许久之前我夫人便去世了的事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是听说过。”萧弥繁瞧着对面枝头正在吵闹活蹦乱跳的黄色鸟儿,心中却不由想起当初她听说过的事。

    谷主夫人乃是赵国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,因缘巧合下入了谷,且与谷主越磐互生情愫,二人喜结连理。但有一日,那夫人的父亲竟带军闯入谷中,执意要带走女儿,且将药谷之事告知天下。当时谷主好言相劝,那父亲竟还一如既往地执拗。谷中祖训,这药谷位置不能被天下所知,便扛起刀朝着自己的岳父而去,谁知夫人一片孝心替自己的父亲求情,他本来想息事宁人,谁知那人竟将谷中好些长老杀害。

    谷主忍无可忍便不顾夫人相劝,将所有人一并困在谷中,且未留活口。夫人知晓自己的父亲已死,便欲要逃出谷,以药谷位置所威胁,让谷主抉择。

    终于,在大军压进时,谷主被药民所逼,竟亲手杀了夫人。之后那大军也因药谷的浓雾未能寻到位置,夫人也就这么去了。谷主将自己关在屋中半年未见任何人,到如今,此事都无人在谷主面前提起。

    “我曾怨过自己,怨过她,也曾怨过谷中上千药民,但后来却发觉一切不过都是自己心中的业障而已。我既然是这几千药民的守护者,自然要为他们着想,但我更愿自己不过是外界普通的农人,与她平淡一生就好,就无这么多的事了。但这世上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,拥有了权利,却失了更多宝贵的东西。有时候是迫不得已,这世道所有的事最难苟全,我想她定然也能够理解于我。”

    萧弥繁微微颔首,这世上的确有些事难以苟全,她只是在想陆离心怀天下,野心勃勃,她自己却从来都不知晓,如今他告知于她心中从来未有过她,但那日他却告诉萧肃尧说自己半醉的笑容最是美丽。这么久,认识他这么久她竟连一点皮毛也未了解到他,如今他已娶妻生子,他竟真不顾自己的生死,往石室中投火,那往日他那般多的温柔都只是梦一场吗?

    “若是你与她心意相通,她如今即便是在天上也能够理解你,保佑于你。”萧弥繁终是未能说出谷主夫人死时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与失望,她在石室中体会过,她朦胧中抓住了他的脚,但他却狠心踢开了她。倘若那时夫人不过是想逼一逼他,并非真心逃离,泄露秘密呢?

    真心爱一个人,怎会舍得让他失了一切?怎会忍心去伤害于他?

    “所以你呢?那日肃尧口中所说救了你们的男子便是令你困扰之人?”谷主敛了痛苦,眉间逐渐释怀。

    萧弥繁点了点头,转眼笑靥如花,“我不知晓自己是否心喜于他,认识他这么久,竟从未了解于他。好时他可以温言温语让你无了方向,但不好时他却将你一脚踢开,连同着你的真心一并揉碎……”

    越磐笑而不语,随即朝着远处瞧了一眼,便再次原路折回,稳稳落地时身上的袍子随之缓缓收拢,他背对着榕树说道:“我认识的萧弥繁并非如此婆婆妈妈之人,感情也好,其他事也罢,从不为这种事劳心。若他心中真有你,怎会让你次次失望,此事旁人说不通,待你想通自然一切都好。”

    萧弥繁又斜靠了下来,瞧着底下越磐谷主忙碌的身影,星眼微眯,阳光正好透过树影落在了她的面上,令她一时无法睁眼。

    但凡太过耀眼的东西在面前,她向来是闭上眼去感知,大约她待陆离便是如此的模样吧。

    越磐将石桌上已蔫了一些的草药逐个翻了过来,随即便负手而立,等着远处匆忙赶来的人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片刻后,身着白衣的侍女慌手慌脚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未等侍女张口,越磐最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启禀谷主,谷口外自今晨开始便陆续有高手徘徊,入谷时被毒物杀了几人,但那群人似是不怕死一般,依旧径直朝着谷口前仆后继地行来。倘若在这样下去,再过两三个时辰,天一黑,毒物稀薄时那群人便能入谷了。”侍女一口气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,面上一副愁容。除了前些年萧肃尧带着那两人开过之外,药谷这么多年无人来过了,如今,竟又闯入了外来之人。

    “吩咐下去,回去将谷口毒雾加重,今夜谷中任何人都莫要睡了!”

    萧弥繁猛然睁眼,却瞧见谷主与侍女急急忙忙地朝远处走去,竟有了一群如此不怕死的人跟了上来,是自己招来的吗?

    她倏然间起身将酒壶扔了下去,起身直接跳下了树,身子稳稳落地,眼眸一抹狠光随了上去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